沈阳区域地质概述
时间:2011-12-15 来源:矿产处(地质环境处) 浏览次数: 文字大小:   打印:打 印
沈阳区域大地构造单元属中朝准地台(Ⅰ)华北断坳(Ⅱ)下辽河断陷(Ⅲ)。北与吉黑褶皱系松辽坳陷相接,西邻燕山台褶带(Ⅱ),东与胶辽台隆(Ⅱ)铁岭-靖宇台拱(Ⅲ)的抚顺凸起和凡河凹陷二个四级构造单元相邻,构成沈阳东部的低山地貌。境域的绝大部分属于下辽河断陷的北段,由法库断凸和辽河凹陷二个四级构造单元组成。
法库断凸位于下辽河断陷的北部,包括法库、铁岭及彰武、康平的一部分。中生代区内受大陆边缘活动带影响,延北北东向发育一系列断坳盆地,有铁法盆地、法库盆地、登仕堡盆地、彰武-黑山盆地等。盆地由巨厚的白垩系复陆屑式建造、中酸性火山岩建造组成,其内赋存了丰富的煤和与火山岩有关的非金属矿产组合,如铁法煤田、包家屯西部中酸性火山岩经热液蚀变形成的陶瓷土、沸石、膨润土等矿床组合。区内岩浆岩以早二叠世、中侏罗世二长花岗岩的侵入最为强烈,与之有关的矿产主要为法库大孤家子一带与古生代富拉堡子岩组碳酸盐接触交代型硅灰石矿床,次为矽卡岩型铜钼多金属矿床。
辽河凹陷在本市境域内包括新民、辽中及沈北沈南大部,全区为第四系覆盖。本区在早白垩世断陷盆地发育的基础上,于老第三纪进入了大陆裂谷发育的主要时期,接受了巨厚的富含有机质的陆相碎屑沉积,并伴有多期玄武岩喷发,末期裂谷夭亡,经短期准平原化于新第三纪后整体下沉凹陷,范围进一步扩大。隐伏的地层有太古代的混合花岗岩、元古代的长城系、蓟县系、青白口系、古生代的石炭—二叠系、中生代的白垩系、新生代的第三系。其中下第三系的沙河街组、东营组为沈阳油气田的主要生储层位,赋存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煤炭资源也十分丰富,其一赋存在石炭—二叠系的太原组、山西组(沈南红阳煤田),其二赋存于下白垩统阜新组(铁法、康北煤田)、其三赋存在下第三系杨连屯组(沈北煤田)、沙河街组和上第三系陶馆组(下辽河永乐煤田)。辽河凹陷内的地热资源也十分丰富。
区域东部的抚顺凸起西缘,西延于苏家屯区、东陵区东部,由太古界鞍山群大峪沟组、通什村组变质岩及混合岩、混合花岗岩组成,赋存有鞍山式铁矿。凡河凹陷南缘延至沈北新区东部,凹陷内中元古界蓟县系铁岭组赋存有水泥石灰岩矿床。
区域内大型断裂构造主要有东西向和北东向二组断裂系发育。东西向者有展布于法库胡家堡子-开原清河的赤峰-开原超岩石圈断裂带,是吉黑褶皱系与中朝准地台的分界线,以及展布于法库三面船-开原中固的凌源-北票-沙河岩石圈断裂,为法库断凸与辽河凹陷的分界线。北东向者其一为展布于沈阳-营口间的抚顺-营口超岩石圈断裂带和二界沟岩石圈断裂,他们共同控制老第三纪辽河东支裂谷边界,至抚顺合二为一,该断裂带近代活动频繁;其二为展布于铁岭-大民屯-大洼一线的威远堡-盘山岩石圈断裂带和辽中-大洼岩石圈断裂带,二者控制老第三纪下辽河西支裂谷边界,在大民屯合二为一。上述断裂带在沈阳地质发展的历史中起了重要的控制作用。
沈阳区域内丰富的能源和非金属矿产是地质发展历史进程中的产物。